旧村见闻(鬼怪神短篇系)

我二话没有说一路小跑就随邻居去了,到那里刚一进门我看见那个妇女,趴在地上,脊梁背上倒扣着一个簸箕,在她家院子里来回爬。

(鬼怪神短篇系)

第一章

【老坑鼋精借身现】

那是十五年前的一个快晌午的时候,我刚从邻村回来,就听村口的人嚷嚷着说:有人中邪了。

我二话没有说一路小跑就随邻居去了,到那里刚一进门我看见那个妇女,趴在地上,脊梁背上倒扣着一个簸箕,在她家院子里来回爬。看见人就张牙咧嘴的还发出低而重的吼声,听着很瘆人。 周围的邻居都在院子边缘处看,不敢上前。有的人上爬到了房顶看,就连几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也胆怯不管过去。

看了这样的情景,也难免有些惊异,我只是以前听老师傅说过这种情况,但是没有亲眼见过。这时她孩子的二大爷已经把附近道观里面的道士请来了。

来个围着这个满院子爬的女人看了两圈后,只听旁边道士小声对他旁边人说,去村下头那口老井打一盆水,买一瓶白酒。打开随身带的包袱,取出朱砂,和丝线。待水打来,见他净洗手后,将酒和朱砂放用粗瓷用白芷研磨成墨汁状,将白色棉线侵入染红。令人将水泼于妇人身上,只见那妇人低声鸣叫张着大嘴裂着牙,血目怒瞪。道师傅一个箭步上去将丝线顺手搭在她背上,用力按住她。

大声质问:你从哪里来

妇人答:村子西头的坑里。

你来此何意?

妇人答:闲来无事来寻人。

你寻人干啥?

妇人答:有人在我穴顶上面取土,破坏了我的修行气脉

那你也不能来害人啊!

妇人答:毁我修行,吾定还牙

道士说:你走吧,我会将原土奉还后再给你七日清静,你自己另寻他处去修行吧。

妇人答:现在出不去。

你是怎么进来的

妇人答:从墙根水道(北方农村为院子排水在墙边或门边留有排水的道口)

来有门,那难不成去就无路吗?

妇人答:回不去。

我此时扭头看到那个水道被人用一片老房掀下的旧瓦片挡住了,道士示意让人拿开。说你走吧

妇人大笑几声便浑身软了下来。

此时几个同村大汉上来将她抬进屋子。只见那道士又将刚才的线系于她脚脖子处。轻轻拍了她两下叫了她三声后,妇人慢慢睁开了眼

妇人不解说:你们咋都在俺家啊?

这么多人来俺家干啥啊?

道士问:你说是不是去村西头的大坑里取土了?

妇人说是啊。我去取土来搀着煤和点煤泥按几个煤球(以前农村很多人家用的煤球很多是自己用碎煤灰掺土和泥,自己用一种手工的原始器物自制的)

她接着说:回来家后我进里屋没有多大一会,就听到好像什么东西叫,我之后走到刚院子中,就感觉头里是一阵乱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我是不是晕倒在院子了?妇人反问道。

道士说:没有事,我一会走的时候带走你在古坑底里取的土。

妇人满脸疑问的看着道士刚要张口。旁边的一位老大娘就说,用拐棍戳着地 说:诶呀!我说柱子家的啊,你没有事去那个坑里取什么土啊,你不知道那个坑,老人常说里面有个老鼋精吗?你冒犯了人家,刚才遭邪气了幸亏请来人家给你镇住了,一会还要去给人家把土送回去嘞,这事是答应了的事,不然,恐怕你还得遭罪啊。。

妇人说:这个我也听老人说过,只是我以为是说笑呢,这不是最近土地局的到处罚款,不让农村乱给自己地理刨坑了!才去哪里的。。我咋知道会这样啊,她满脸委屈的看着哪个道士说:先生啊,这个怎么办啊?俺家柱子不在家,我家不会有事吧?

道士说:没有事,一会我去坑里还一些土,然后给你一道符,你放于身上九日后就没有事了。

妇人说:那现去吧..

只见那道士起身,拿出一块红布,走到院子双手捧了一捧土包起来说:走!

妇人紧紧的跟在道士后面,生怕再有啥不干净的邪气出现似的,双腿走着路似乎还能看到在颤抖一样。道士说:从你家井里打一瓢水带上你挡水道的那片老瓦来坑里找我。

妇人说:好的。用包起来吗。

不用! 不过记得给水里放一把高粱穗,没有的话就从你家扫地的笤帚上弄下一些。就这样。

我也跟着来到那个坑边,看了看,这个地方地势最低,加上在一个人字路口,正好是太字的一点,所以这个鳖精才得以盘踞此阴地,我想今天若不把它封住,日后定会在它不如意时在出来害人。

一会妇人来了。

道士说:你去站在坑边上的土地庙前,一会我给你摆手势,你把这五道符点燃,烧净后若出现符会升飞,你看灰落在什么地方。之后你在土地庙前磕头就起来回家,不要回头。到家大门别关,进家就站在院子中然后面向正南。等我回来就好了。

只见那妇人也不说话,只点头,好像小鸡啄米一样,拿着东西就走。

突然 道士喊住她,让她把那壶水和瓦留下。我看她似乎很害怕的样子...

我看她似乎很怕的样子。便不再多说什么。待她离开后。道士将那根用朱砂染过的线系于那片瓦上。走到妇人取土的小土坑前,拿出罗盘来回走了几步,找好位置,把瓦片放下后取出红布包,将土倒上去,把壶里含有高粱穗髦翼的水到了一个圈,用脚踩实瓦上土,便向妇人打了一个手势。

见妇人点燃后,那道士好像在默念什么符咒。 待妇女转身离去后,他将剩下的水全倒到那个小土坑内。只见坑内的水一直不往下面土里渗透。我正觉得奇怪呢。就在转眼间,小土坑内的水突然下降的无影无踪,同时旁边有些土随着塌了下来,我好像看见土里有个黑黑的东西,只见哪道士用力弄出来一看 是一个类似龟甲的花东西,道士将哪个东西用红布包起来,放进衣兜里,便转身离去。

我跟着他回到妇人家里。刚才那位上年纪的老大娘来问:先生,怎么样了,她家不会再有啥邪乎事了吧?

我听哪道士说:没有事了,以后都没有事了。

老大娘看了看我后又转过去头看着道士说,太好了,就怕那个坑里的老鼋精再出来祸败其他人家啊!多瘆人,万一闹出人命可就事大了啊!

放心,以后不会了,我已经取走了它的尸骨,它也被我压于那个下面。只要没有人去动那个瓦,是不会有事的,道士一边往妇人跟前走一边说道。

然后走到妇人身边,将一道叠好的符给她,让她放于身上九日便可。说完,就转身离去,妇人非要强留他吃饭。说:先生辛苦了,我去集镇上买些酒菜去。

不必了,我回去还要处理些事,说完道士出门便头也不回的离去……

旧村见闻(鬼怪神短篇系)

"旧村见闻(鬼怪神短篇系)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