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光族巧遇抠抠女(现代故事)

发完工资的第二天是双休日,小伙子夏海波一起床就有了“烧包”的感觉。其实,他还欠着同事鲁斌两千元,但是他不想马上还。

月光族巧遇抠抠女(现代故事)

发完工资的第二天是双休日,小伙子夏海波一起床就有了“烧包”的感觉。其实,他还欠着同事鲁斌两千元,但是他不想马上还。

宿舍的电视上在介绍邻省的鸳鸯谷是如何风景优美,夏海波决定去那里游玩一天。

他找出夏天时去参加集团公司电工技能大赛发的一个公文包,上了旅游大巴。坐稳以后,夏海波东张西望寻找美女,想打发旅途寂寞。一个美女果然不负他望,坐到了他身边。

“先生,你是出差还是旅游?”美女主动开了口。夏海波连忙回答是旅游,并介绍自己是高级工程师——其实他只是一名电工。

“那你工资肯定很高,一个月赚不少钱吧?”

“我是拿年薪的,平均一个月万把块吧。”吹着牛,夏海波腹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丹田之气,其实他每个月的工资才两千多元。

美女用欣赏的目光看着夏海波:“那可真是不少!”

“洒洒水啦。”夏海波暗自得意。

美女自我介绍说姓吴,叫吴灵灵,原来在鸳鸯谷做过导游,现在是广州某酒店的部门经理。她这回是去鸳鸯谷附近看个女伴。

聊了一路,吴小姐的眼神已从欣赏变为仰慕了。夏海波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,等会下了车,先请吴灵灵去酒店吃饭,把她灌醉,然后……看她的美艳打扮,也是有过经历的人了。

车到终点站了,夏海波正想着请吴灵灵去吃午饭,吴灵灵主动说出了下一步的计划:“我在那当过导游,跟卖票的都熟,你跟我进去不用出钱。我想,等到傍晚我们再进山吧,晚上空气更好,还浪漫。”

夏海波听了,既兴奋又怀疑,天下哪有这么笨的女人?她想等到天黑与我独自进山,是想伙同他人抢劫我的财物,还是想挖我的肾去卖?晕,我的财物就是刚发的工资在身上,卡上也没余钱,但是,我的肾却是在的,是很好的!

想到这里,夏海波就变了脸色,他决定自己买张门票进山拉倒。售票处写得很清楚:门票二百元。

吴灵灵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,娇笑道:“小夏,我是好心,想让你玩得开心点,到傍晚我会叫我女伴过来,和你一起进山的。”

既然能省下不低的门票钱,还有俩美女伴游,何乐而不为呢?夏海波心思一转道:“我没想别的。我们先去共进午餐好不好?”

“好啊,反正到了吃饭时间了。”吴灵灵答应得迫不及待。

酒酣情热时,吴灵灵递给夏海波一张工作卡,卡片上的公章是鸳鸯谷旅游公司的,卡上还有她的照片。夏海波就说:“吴小姐,你的照片真漂亮,能送给我做个纪念吗?”

“哎呀,你要是不嫌弃,就拿去吧。”吴灵灵递过照片,夏海波认真装进钱包里。自然,到了这一步,双方就互存了手机号码,说回到广州继续做朋友。

买了单,夏海波就在吃饭的酒店里开了间钟点房,连扶带抱地把“猎物”吴灵灵弄了进去。一进房,吴灵灵就醉倒在床上了。

夏海波去脱吴灵灵的长筒靴子。脱掉了一只,另一只拉链怎么也拉不开,使蛮劲一拉,倒把吴灵灵的袜子也扯破了,拉链头也断了。

正着急,有人敲门。夏海波只好去开门。门开了,进来两名警察,开口就问夏海波和吴灵灵什么关系。

夏海波赶紧把吴灵灵叫醒,扶起来坐好。吴灵灵很快明白了自己的处境。她说:“我们是未婚夫妻,今天出来玩的,中午休息下,怎么啦?”

两人出示了身份证,双方互存的手机号码,还有今天同坐一班车来的车票,夏海波还把钱包里吴灵灵的照片亮了一下,以示他们并非临时嫖娼不知姓名的关系。

两个警察并不死心,他们抄家似的,把夏海波随身带的公文包也翻了一下,抖出来一张参加电工比赛获得第三名的证书,这本证书上有夏海波的姓名和相片。夏海波一下傻了眼,这下,他高级工程师的身份在吴灵灵眼里就是鬼话一句了。

两个警察从夏海波钱包里拿走了一千元,蛮横地说权当罚款,就走了。

夏海波想争辩,吴灵灵说算了,出门在外,破财消灾。

警察走了以后,吴灵灵看了一下自己的靴子,气冲冲地说:“喂,姓夏的,你干什么?你把我靴子拉链搞坏了,叫我怎么走得出门啊?”

夏海波说:“唉,我看你喝多了,想扶你上床歇一下,我又没打算对你怎么样!”“你看你澡都洗好了,还说不想干什么!”

夏海波一看西洋镜被拆穿,也不指望和吴灵灵怎么样了,就准备走人。不料,吴灵灵非要他赔靴子不可,还一把把他的电工获奖证书抓在手里不放,叫嚷着不赔靴,就要找到他单位领导那里去。

夏海波想到给美女买靴子也不算什么大事,他就拎着吴灵灵的一只旧鞋,去给她照着样子买双新的。

可没想到吴灵灵的靴子是意尔康的名牌,买了一双款式差不多的就花了五百多元。新靴子买回来后,吴灵灵果然高兴了。夏海波大着胆子吻了她一下,她也不反抗,但是再想进行别的激情节目,就不让了。两人只好坐在那儿看了两个小时的电视。

天快黑时,吴灵灵接听了一下手机,就对夏海波说:“我女伴在来接我们的路上,被人家的车擦了下,对方不给她走。我得去看看。”

夏海波还等着和她免费夜游鸳鸯谷呢,他不甘就此放弃,就很讲情义地说:“我陪你去现场!”

到了现场,夏海波看到一个小伙子强壮的背影,他正以绝对强势的肢体语言要吴灵灵的女伴给他一个“说法”。夏海波最见不得大男人欺负小女子了,他一把揪住小伙子的后衣领,将他扭转过来,喝道:“赔钱!”

小伙子看到夏海波,哈哈大笑起来:“夏海波,你还我钱吧,两千元呢,你不是说开了工资就还的吗?”原来他是鲁斌。

夏海波赶紧叫他小声点。鲁斌把吴灵灵一看,夸了一声正点就走了。

这时,天黑了,吴灵灵说:“我们去吃晚饭,吃了就进鸳鸯谷。晚饭我请客。”

晚饭当然是夏海波买的单,花了两百多。中午饭他也花了两百多。但是,有浪漫的夜游鸳鸯谷支持着他,他觉得花得值。

进鸳鸯谷时,吴灵灵对着守门人笑了一下就进去了。夏海波想,真是熟人好办事啊!

三人还没走到鸳鸯谷深处,吴灵灵和女伴说上卫生间,去了就没影了。夏海波打她手机也不通了。他怕迷路,只好一个人原路出门。

出门时,他无意中听到游人说:“我们知道这里晚上是免费开放,所以特意等到天黑进谷,谷里的夜晚别有一番情致。”

夏海波给吴灵灵发了短信,内容是:“天黑以后门票是免费的,你为什么耍我?”第二天,他终于收到了回信:“我是一个抠抠族,能省钱时则省,看你在车上色迷迷的,又吹自己有钱,就想蹭你两顿饭,弄你一回钱,不料你是工薪族,真是浪费我们的宝贵时间。”

这时,夏海波想起了那两名查房的“警察”恶狠狠的样子,明白了。他打开钱包一看,发现只有四十多元了。夏海波的丹田之气再次升起,不过这次升起的全是怒气,他气冲冲打通了吴灵灵的手机,但对方摁断了,他只好发了一条短信:“抠抠女,我确实是一名工薪族,而且还是月光族,但你把我变成了日光族,我这就报案,让你和同伙变成另一种蜗居族——监狱族!”

"月光族巧遇抠抠女(现代故事)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