搬新家后我拿粽子拜访对门邻居,居然是7年前被我拒绝的男神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普通的栖迟1A城,某个废弃的地下仓库里,聚集着一批衣衫褴褛的残障乞丐。有个身影混在他们中间,衣衫破旧,满脸是灰,头发一缕缕黏在一起,散乱地盖住脸,唯有一双眼睛清亮如镜。

搬新家后我拿粽子拜访对门邻居,居然是7年前被我拒绝的男神

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:普通的栖迟

1

A城,某个废弃的地下仓库里,聚集着一批衣衫褴褛的残障乞丐。

有个身影混在他们中间,衣衫破旧,满脸是灰,头发一缕缕黏在一起,散乱地盖住脸,唯有一双眼睛清亮如镜。一周前,身为社会新闻记者的唐小意伪装成一个智障流浪汉,成功被这里的“主管”带回仓库,成为了他们手下的一个小乞丐。

“二花,你今天讨得多不多?”旁边有个十来岁的孩子怯怯地扯了扯她的衣袖。说话的孩子名叫小丘,是这里年纪最小的乞丐,智力有些障碍,早年间和家人走失,被掳进了这个组织。

她傻呵呵地冲他一笑,含糊地说,“还行。”

那孩子闻言把头垂了下去。几天前,他刚因为“业绩不佳”被人打过一顿。唐小意暗暗捏紧了上衣口袋里的录音笔;某个隐蔽处,还有一个微型摄像头无声地闪着红光。

“砰”——仓库破旧的门被踢开,一个微胖的身影提着个大布袋走了进来。

“吃饭了!”说话的男人约莫四十岁左右,在这里,大家管他叫“隆哥”。

隆哥把布袋扔在地上,袋口敞开,露出里面发黄的馒头和一些剩菜。小丘咽了咽口水,伸出了手,可还没碰到馒头,就被人一脚踹开。

“狗东西,钱没交上来多少,还想着吃饭?”隆哥破口大骂,又掏出鞭子来,高高举起了手。“你他妈才是狗东西!”一道清脆的嗓音在空气里响起,隆哥还来不及回头,背上结结实实挨了一记正踹,狼狈地扑倒在地上。

趁着那具肥胖的身体还在地上哼唧,唐小意揣好录音笔和摄像头,像一枚小炮弹一样冲出了仓库的门。背后远远传来隆哥气急败坏的声音,“给我抓住她!”

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操起棍棒向她追去,却眼睁睁看着那个瘦弱的背影把他们越甩越远。唐小意拿出了大学时长跑比赛的气势,卯足了劲往和搭档接应的地点奔去。

A城已经入夏,夜晚的风都带着热气,乱糟糟的头发被风吹起,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。

那眼神坚毅,清澈,明亮如炬。

抓她的人早就被她甩远,但急于完成任务的唐小意并没有减缓脚下的速度。跑得正欢的唐小意,冷不丁撞上一个人。

对方闷哼了一声,显然是被撞疼了。

“哇哪来的……”唐小意龇牙咧嘴揉揉自己的鼻子。大概是跟犯罪分子待久了,她的脏话脱口而出。她抬眼望去,正好对上那男人的胸膛。他穿着浅灰色的上衣,身姿高大挺拔,即使没看到脸,她依然能感觉到这男人周身散发出的清冷气息。

唐小意觉得自己浑身的荷尔蒙都在咕嘟咕嘟翻滚。

“这位小姐,你好像掉了东西。”对面的人嗓音低沉,指了指地上的录音笔。那手指修长如竹,白净好看。

沉浸在花痴里的唐记者终于回过神来,也终于想起自己肩上还担负着正义的使命。她连忙捡起地上的录音笔,道了句“谢谢提醒”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戚言站在原地,望着女人急匆匆跑开的背影,久久没有挪动脚步。

等到他回到住处时,已是深夜。

戚言坐在深色的沙发上,整个人陷进一片柔软。他摘下眼镜,捏了捏眉心,一只黑色的猫轻轻依偎在他脚边。

看书,睡觉,喂猫,工作,三餐,每日往返住所与公司,这就是他全部的生活。他是生活极简极静的人,从不出门旅游,也不看电影,除了工作需要外,鲜少和他人有来往。

回国之后,他就一直待在A城,没跟任何人联系过。凭借老友的人脉和他的资历,他很快就在A城找到了工作,目前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CTO(首席技术官)。

戚言阖上眼,脑海里却浮现出一双灵动的眼睛。他想起傍晚的时候那个撞到他的人,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,衣衫破旧,浑身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,可她双眸澄澈,宛若星辰,一如往日明亮。

他睁开眼,一个曾经刻入肺腑的名字从记忆深处泛了起来——“唐小意。”

他轻声吐出这个名字,像是一句叹息。

2

5月22日,警方破获城南的一个犯罪窝点,成功解救了所有被拘禁控制的流浪者。那个叫小丘的孩子在警方的帮助下,终于和自己的家人重聚。

为了庆祝唐小意的成功卧底,组里同事决定聚餐。等大伙兴高采烈把餐厅订好,通知唐小意时,电话里传来了唐小意心如死灰的声音,“聚餐我可能去不了了,明天我得搬家。”

“得,那你的那份肉我们帮你吃了。”

唐小意泪流满面,在心里痛斥前房东——

A市寸土寸金,找个住处实在不易。房东说亲戚要来A市,让她三天内搬出去,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。她这两天到处跑新闻,下班了还要到处找房子,差点没把她累瘫。好在房东人性尚在,在最后期限前帮她介绍了个新住处,不至于让她流落街头。

在同事欢快地吃肉的时候,唐小意满头大汗地拖着箱子,进行着她的搬家大业。等到安置妥当,收拾好自己,唐小意感受到了一股夸父追日后般的饥饿,桌上几个绿油油的粽子显得格外可爱。

再过几天就是端午节了,组里为了体现人文关怀,给每个人发了十几个粽子,还是唐小意最喜欢的咸鸭蛋黄馅。

唐小意拎着五个粽子出了门,准备送给新邻居。她抱着热情友好的心,敲响了邻居家的门。

房门打开来,新邻居是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。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,“这么晚敲门,是想干什么。”男人的声音低沉醇厚,似乎还带着一点不悦。

唐小意两手抓着粽子低着头,急忙跟人家解释:“别误会,我不是要对你图谋不轨!那个,我叫唐小意,是对面新搬来的。这是我们单位发的粽子,祝你端午节……快……乐。”她抬起头,看见一张熟悉的脸,话音戛然而止,这不是7年前被自己拒绝过的人嘛。

戚言抱着手臂倚在门框上,细细端详着那张傻愣愣的小脸。精致的长卷发,明亮的眼睛,润泽的唇。那个让他在大洋彼岸的深夜里辗转反侧了几年的人,现在就站在他的眼前。

时光仿佛倒退回多年前的那个盛夏,一个短发女孩把他堵在教室门口,嘴角挂着狡黠的笑,“戚言同学,别误会,我不是要对你图谋不轨!”

他轻轻勾起唇角,“唐小意,好久不见。”

唐小意没有感受到任何久别重逢的喜悦,她觉得自己快哭出来了。

“见你个香蕉萝卜大西瓜!我才不见你!”她把粽子一把甩到他怀里,扭头就走,“砰”的一声重重摔上房门。关上门的那一刹那,唐小意差点就掉了眼泪。她是谁啊,天不怕地不怕的唐小意,扛得了器材写得了稿,入得了贼窝当得了卧底。可谁让这辈子最能让她哭鼻子的人,就站在门外。

戚言看着她气呼呼地摔上了门,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。他走过去,一只手提着粽子,一只手敲响房门。

“唐小意,我回来了。”闷闷的声音传来,唐小意扭着脸不想理他。

“唐小意,我有很重要的三个字跟你说。”门内的人止住了眼泪,噌地竖起了耳朵。

“——对不起。”

话音轻轻落下,像眼泪一样滚烫。

3

盛夏时分,S高的香樟树在风里轻轻摇动着树叶。

十八岁的唐小意站在拐角处,手里紧紧攥着笔记本,封面上的名字被手心的汗微微洇开。

所有人都知道,唐小意喜欢隔壁班的戚言,那个名字总写在光荣榜第一位的人。年少的戚言有着黑色的碎发,白皙的侧脸,俊朗的五官衬上淡漠的神情,看起来倨傲出尘。

模样出众,成绩优异,他不只是唐小意一个人的心动。所以当唐小意告诉同桌自己要去和戚言搭讪时,同桌发出了嗤之以鼻的嘲笑,“你别想了,人家一心只有学习,现在看见拿着情书的女生都绕着走。我跟你说啊,就二班那个陈卿你知道吧?学霸,还是班花呢,听说上周找戚言说了几句话,一脸难看地出了教室。”

唐小意不服气,“那说不定……人戚言就喜欢长得不好看的呢。”

同桌看看唐小意,嘴角抽了抽,“你怎么不说人家喜欢傻的?”

“万一呢!”

同桌叹了口气,拍拍唐小意的脑袋,“傻丫头,你还是别去凑热闹了。有这点时间赶紧把练习卷做了,否则明天余老师又点你起来,看你怎么哭。”

唐小意看了眼抽屉里的练习卷,狡黠地笑,“谁说我要去送情书。”

同桌瞠目结舌地看着唐小意抱着她的化学笔记本,风风火火地冲出了教室。风扬起她的刘海,看起来像个小犄角。

——唐小意终于鼓起勇气,踏出步伐,把刚要出教室的戚言堵在了门口。戚言垂着眸,连半个眼神都没给她,只是客气地说了句,“麻烦让一下路。”

但唐小意只注意到,他的睫毛纤长,看起来让人格外心动。她张开双臂,像只老鹰一样挡在他面前。

跟戚言表白的女生不少,但像这位这么流氓的,他还是第一次见。他不悦地皱眉,抬眼看着那个短发女生,语气生硬,“这位同学,你想做什么?”

她嘻嘻地笑,唇角溢出两个小梨涡,“戚言同学,别误会,我不是要对你图谋不轨!”她举起自己的笔记本,“我是来请教你题目的。”

唐小意小心地把本子递了过去,“能不能给我讲一下这道题?”

戚言低头看了一眼,上面有道题被红笔打了圈。下一秒,他就冷漠地推开了本子,“你们班没有学习委员吗?别问我。”他拔腿就走,身后的女孩在大声嚷嚷,“大家都是校友嘛,就不能互帮互助共同进步吗!”

戚言停住脚步,转过身来,“共同进步?”

“嗯嗯。”短发女孩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。

他一哂,“教你一道这么简单的题,我能有什么进步?”

“你在思想道德上进步了呀,因为你帮助了一个热爱学习的上进同学。”对面的女孩伶牙俐齿,眼神明亮,粲如星辰。

戚言淡淡扫了她一眼,旋即转过脸去,迈开长腿头也不回地离开。女孩的声音还在身后回荡——“喂,我叫唐小意,是隔壁4班的。”

戚言根本没放在心上,过了一中午就忘记这件事。下午的语文课总是让人昏昏欲睡,就连尖子班的学生也打不起精神。戚言坐在窗户旁边,看着语文老师在黑板上写写画画。老师拖着长长的嗓音说着,“同学们注意啊,这里‘盖’的意思是本来,原来的意……”

“报告!”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打断他的话,全班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。“不好意思打扰了,我们老师让我来拿上节课落在这里的扩音器。”女孩像是一路小跑过来的,微微喘着气,还有几缕刘海被汗打湿,贴在额头上。

老师点了点头,“进来拿吧。”

陈易拿胳膊戳了戳旁边的戚言,“诶,这人哪班的啊,长得还挺好看的。”戚言抬眸望去,女孩唇边的小梨涡分外眼熟。

戚言敷衍地应道,“一般吧。”他想起她的名字,好像叫……唐小意。

“一班?文科班的女生果然不一样。”

戚言有点烦躁,冷冷地丢下一句,“……我说她长得一般。”

陈易托着腮,嘿嘿地笑,“我觉得还挺可爱的,不知道她有没有喜欢的人。”

戚言沉默了一会儿,手上的钢笔打了个旋,“有吧。”

“你认识她?”陈易一愣,没想到这个书呆子还认识别班的女生。

戚言没有回答,把视线重新放回了黑板,只是脑海里有双清澈的眼睛,始终挥散不去。

第二天,唐小意依然笑嘻嘻地堵在他教室门口,抱着她的笔记本。

“昨天那道题我弄明白了,但是我还有道题不会做,能不能教教我?”她表情诚恳,末了还补上一句,“这题我们学委也不会做。”

戚言的余光扫到窗口,陈易的视线正晃悠悠地瞄过来。他不由自主地伸手,接过她的本子。

他极快地看了几眼,抽过她手里的笔在上面划了道线,“这里,同位素是对于元素来说的,比如氢,重氢,超重氢。它们质子数是相同的,区别在于中子数不同。你要弄清楚,H2O和D2O是同一种物质,它们放在一起也是纯净物。”

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下,戚言一只手插在口袋里,面无表情地把本子还给她,“听明白了?”

“听明白了!”唐小意看起来很高兴,“你的化学真好。以后如果有不懂的题,我还能来找你吗?”

她的眼神太过认真,看起来真的就像一个勤奋好学的人,没有其他居心。想起初次见面时她狡黠的笑,戚言张了张嘴,没有说话。

“你讲得比我们学委好多了。就教教我吧,行吗行吗行吗?我请你喝牛奶!”她的眼睛像小狗一样湿漉漉地盯着他,戚言鬼使神差地就点了头。

他像是忘了,自己从来都不喜欢喝牛奶。

4

自从戚言一时不慎答应了她的请求之后,尖子班门口时常能看到一个短发的小脑袋,抱着错题本和习题册,缠着戚言问东问西。戚言虽然脸上总挂着不耐烦,但还是一题题地讲,说到她听懂为止。没人知道,向来喜欢黏在座位上看书的戚言,为什么现在每节课间都去教室门口晃悠。

一个月下来,差点被化学老师放弃的唐小意,居然也能在课堂上回答出问题了。

为了报答戚言,唐小意隔三差五地给他送牛奶送饼干,有天早上居然直接塞了个热乎乎的煎饼果子。

戚言一开始是很拒绝的,可是耐不住唐小意死缠烂打,只能勉强收下。堆在他抽屉的零食,陈易吃了一大半。他嘴里塞得满满当当,含含糊糊地说,“戚言,隔壁班那个女生是不是喜欢你啊?她老来咱们班门口,给你送这么多吃的,天天放学还都来找你一起走。”

戚言顺手又给他塞了一块饼干,“没有的事,我们刚好顺路而已。”

谁知道是不是真的顺路。

某天唐小意突然就跳出来跟他说,他们回家是同一个方向,所以每天放学后都理直气壮地蹬着自行车,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。

戚言有些无奈,停下车跟她说,“你能不能别老是跟着我?”

唐小意眨眨眼睛,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,“我没跟着你啊,我回家呢……我家也是这条路。”

戚言叹了口气,“唐小意,你烦不烦。”

“不烦不烦。”她嬉皮笑脸地应,唇边挂着甜甜的小梨涡。戚言忍了忍,把骂人的话又憋了回去。

这个无端闯入他生活的唐小意,从来没说过喜欢他。她只是像个上蹿下跳的小尾巴,每天缠在他身边,向他请教化学题,给他塞一大把零食,在回家的路上叽叽喳喳地说话。

戚言此前的人生,从未这么热闹过。他原以为,高中生活只是重复放映的默片,机械,规律,冗长又沉默。直到唐小意出现,他的青春好像一下子有了色彩,听得见心动的声响。

这学期的第三次月考,唐小意的化学又一次经历滑铁卢,卷子上的63分红得刺眼。

身在理科班,唐小意的语文成绩格外优异,化学却一塌糊涂。眼看着大大咧咧的唐小意这回语文又拿了第一,排名第二的肖羽心里堵得很。

这会儿看见她化学失利,故意嚷着嗓子和别的同学说话,“有的人啊,自己考得乱七八糟,不想着怎么提高,光顾着勾搭尖子班的学生。面上说着请教问题,还不是想趁机接近戚言。一门心思不放在学习上,就想着撺掇别人早恋,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平,人家戚言哪能拿正眼瞧她,真是好笑。”

戚言原本是去打水,恰巧路过4班。肖羽一口一个“戚言”地说着,他没忍住就多听了两句,听到最后,戚言无声握紧了手里的水杯。

放学的时候,他磨磨蹭蹭地收拾好复习材料和书包,教室里只剩下三两个同学。他抬眼环顾四周,向来冷淡的表情显得有些焦躁。教室门口空荡荡的,平日里那个扒着门框,咋咋呼呼地喊他回家的身影,始终没有出现。

戚言提着书包,缓缓走到隔壁班的窗口,停下脚步。那个总是活泼又快乐的人,现在安安静静地趴在座位上,面前还摊着她的试卷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听见声音,她猛然抬头,眼前的少年单手提着书包,脸色微冷,静静地睨着她。

戚言看见她的眼眶泛着红,像是一只小兔子,心里像是有什么被狠狠揪了一下。

“考试考砸了?”他又问道。

唐小意看见是他,手忙脚乱地擦干眼泪,憋出一个苦兮兮的笑,“唉都怪我自己笨。学不好考砸了急也没用嘛,还不如去吃冰淇淋。走吧走吧我们回家,我请你吃冰——”她努力地掩饰着眼里的泪意,不知该怎么说出口,她难过不是因为考得太差,而是因为别人觉得她不配和戚言站在一起。

看着她胡乱把卷子课本塞进书包,戚言突然攥住了她的手腕。腕上的温热触感传来,她愣愣地抬起头,眼角还挂着泪花。

眼前的少年把书包往桌上一扔,长腿跨了过来,直接在她身边坐下。在唐小意愕然的目光里,他动作自然地拿出她的课本和卷子,抽过一根笔,开始往上面标记重点。余光瞥见女孩傻愣愣的表情,戚言叹了口气,重新望向她时,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——“你不是学不好吗?我教你。”本来以为他们两个就这样顺其自然的在一起了,没想到发生件事,让唐小意竟然拒绝了戚言。

5

距离上次见到戚言已经过去了一周;唐小意每天照常上班下班,采访写稿,全然无视对门住的人。

今天组里没加班,唐小意下班后就拐去了菜市场,手里的鱼肉蔬菜提了一堆。回家时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两手提满了菜的唐小意正好撞上穿着灰衬衫的男人。

唐小意哼了一声,正打算趾高气昂地从他身边走过,却生生被他拦了下来。

“唐小意,你自己做饭?”戚言的声音在静谧的楼道里显得格外清晰。

“是啊,关你什么事。”她有意呛他。

“那我能不能去你家蹭饭?”多年不见,戚言厚脸皮的本事见长。若不是亲眼所见,她才不会相信这是当年那个清冷傲娇的少年。

唐小意深吸了口气,果断地拒绝他,“不行!”

“唐小意,”低沉的声音徐徐传来,“我写了一整天代码,午饭也没顾得上吃。”听到这里,唐小意已经开始动摇。

“这些年我的胃病一直没好,今天忙了一整天,药也没带在身边。”听着他虚弱的语气,唐小意最后一点决心摇摇欲坠。他一只手搭上她肩头,一只手捂着胃,微微俯下了身子。那是唐小意再熟悉不过的动作。

“唐小意,我胃疼。”他低哑的声音在她耳畔轻轻响起,她彻底心软,“好了好了,让你蹭饭,你先回去躺着。”楼道里光线昏暗,她并没有看见男人眼里的笑意。

直到戚言坐在她对面,毫不客气地跟她抢最后一块酥肉的时候,她才开始怀疑,“你不是胃疼吗,怎么这么能吃!”唐小意瞪着眼睛,气鼓鼓地说。

“你同意我来蹭饭的时候,就不是那么疼了。”戚言慢条斯理地应着,抽过纸巾擦好嘴。

唐小意后悔得捶胸顿足,她怎么就一时心软,轻信了他的鬼话。

“你做饭很好吃。”她的手艺本就不差,做的又都是地道的家乡菜,戚言由衷地夸赞,“在国外的时候,很难吃到这么合口味的饭菜。”

唐小意听见他的话,鼻子一酸,忍不住哼了一声,“少吹捧我了。你在资本主义的大染缸里待得多舒坦啊,顿顿吃香的喝辣的,沉迷异国美女,好几年都不愿意回来。”

听着她胡说八道,戚言也没有反驳。他沉默了会儿,缓缓开口道,“唐小意,我可能要离开一阵子——”

“你又要走啊?”听见他的话,唐小意心里一凉。

点击此处看本篇故事精彩大结局

"搬新家后我拿粽子拜访对门邻居,居然是7年前被我拒绝的男神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