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帝审问案件,罪犯只会点头,以为招供了,杀掉后才发现玄机

在这两年,三川发生了不少事情,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不是王建干掉了杨晟,而是李茂贞端掉了杨家班。 杨复恭和他的干儿子干侄子们在山南被李茂贞打得没有还手之力,最后只有丢掉家当,向北逃窜。

皇帝审问案件,罪犯只会点头,以为招供了,杀掉后才发现玄机

《五代十国的枭雄们》连载中…

在这两年,三川发生了不少事情,其中最大的一件事情不是王建干掉了杨晟,而是李茂贞端掉了杨家班。

杨复恭和他的干儿子干侄子们在山南被李茂贞打得没有还手之力,最后只有丢掉家当,向北逃窜。他们是准备投靠老朋友李克用的,不幸的是,半路上碰到了另一位老朋友:陪驾五都之一的韩建。

于是,太原往返游只好改签为长安单程游,据记载,韩建同志为人比较不老实,亲口答应杨守亮给他一个辩解的机会,却在押送对方上京,进行审问时,往人家嘴里不知道塞了臭袜子还是什么。

李晔亲自审问,数其罪名,杨守亮满头大汗,拼命摇动大脑袋暗示李晔,又可能杨守亮先生昨天没睡好,落枕了,头只能做上下运动,没办法做左右运动。

李晔高高在上,仔细一看,明白了,罪犯供认不讳,那只好送到长安两大法制教育基地之一的独柳树走一遭了。(另一个是狗脊岭)

如此看来,将韩建,王建这二建分开是老天颇有建设性的安排。

占有了山南西道的李茂贞实力大增,于是兼并中小企业,开拓市场成了当务之急,放眼四周,也就东川的顾彦晖有小弟气质,于是,李大哥给李晔写了信,又为顾彦晖重新申请了一套节度使的行头。(上回的那套被杨家班抢了,后被王建夺回,一直没物归原主。)

当然,顾彦晖一直是王建罩着的,李茂贞不顾江湖规矩,手伸的太长,这是恶性竞争,向来不受欢迎。

小弟保不住,市场就会被吞。

王建的大军再一次出征,很快将捞过界的凤翔兵打跑,重新将顾彦晖纳入自己的保护伞下。

奇怪的是,王建并没有乘胜追击。也没有趁机去抢李茂贞刚得到的山南,那里可是有王建同学的发家地利州、阆州。

面对胜利,王建停下了脚步是有原因的,他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,现在的李茂贞拥有凤翔山南两府,正处在其巅峰期,能不碰还是不碰的好。

对于这样全盛的对手,唯一的办法是等待。

据王建看来,李茂贞这个人是个庸才,只不过胆子大,不要命,什么都敢干。

这样的人迟早会出事。

没多久,李茂贞勇往直前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验证了王邻居对他的判断。

皇帝审问案件,罪犯只会点头,以为招供了,杀掉后才发现玄机

让王建暂时收缩的另一个原因是东川的顾彦晖虽然是个小弟,但小弟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欺负的。

顾家兄弟在蜀中的资格要比王建老一些(大半年),而且一来就是节度使,起点比较高,底子比较厚,更因为顾家兄弟够义气,对部下推心置腹,视金钱如粪土,东川的工资待遇、福利社保都要比其他地方要高不少。

于是,尽管知道跟着顾家兄弟不可能干出什么大事,但众军将死心塌地的留在东川。在顾老大死了之后,众军将马上自觉拥护顾老二接班东川。

除了一些军将效忠东川外,还有一群幕僚为顾彦晖出谋划策,这其中,王建发现了一个特别的人。

这个人是顾彦晖的前少东家,因当日的一酒之诺前来投靠的蔡叔向。

在蔡叔向的帮助下,东川虽然谈不上实力膨胀,但上下齐心,将士乐用,百姓听命。正所谓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

而且蔡叔向身上还有一种其他东川将士跟幕僚没有的东西。

出身于书香门第,父亲也是做过大官的,家族还经历了大起大落,这些东西让蔡叔向的身上有一种超乎常人的沉熟稳重。

在成都四路大军合伙攻城时,很多东川幕僚都耻笑过王建跟他的随从们。

蔡叔向没有笑。他知道这些人虽然不修边幅,行为乖张,但个个都粗中有细,实在不能小视。

王建很快注意到了这个人,根据交谈和观察,他发现这位寄人篱下的人才是东川真正的核心。

欲除顾彦晖,必除蔡叔向。

达到这个目标的手段通常叫离间。

经过分析,王建捕捉到了梓州城内一丝微妙的变化。

不知道是不是蔡叔向同学不注意个人卫生,还是蔡叔向在东川事务上喧宾夺主的强横态度,反正顾彦晖对这位大参谋有了那么一点意见,不再像以前那样有事必问了。

牢固的主宾关系已经出现裂缝,王建要做的只是让裂缝再大一点。

在跟东川进行正常往来时(大家表面上还是朋友亲戚,需要走动的),从西川来的人除了去顾彦晖的府上,还经常到蔡叔向的家里走动。每次去了都大包小包。

作为一名外交官,跟对方的部属私自接触这是大忌,但西川使者从不避讳,专挑人多的时候去,生怕别人不知道王建的人跟蔡叔向有联系。

久而久之,顾彦晖开始怀疑这位蔡叔向到底是自己的参谋长,还是西川驻梓州办事处主任。

裂缝越来越大,最后,王建用一封信当锤彻底击碎了顾蔡联盟。

信中有一句话:拈却蔡中丞,看尔得否。

大意是,要没有蔡叔向帮你,你能干成什么事?

尊严常常摧毁我们的理智,看到信后,顾彦晖叫来了蔡叔向,冷冷的丢下一句话。

“蔡中丞回去休息吧。府里的事就不劳烦先生了。”

蔡叔向惊诧的看着顾彦晖那张通红的脸,最后,他放弃了问一个为什么的想法。

好吧,不让我干,我就不干,爱咋咋地。

成功拿掉了蔡叔向,王建扫去了进军东川的一块巨石,而另一块巨石李茂贞很配合的出事了。

虽然收东川当小弟的计划受阻,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李茂贞的信心。从东川抽手后,他马上伙同王行瑜、韩建开始没事找李晔的开心,最后还搞了一次逼宫行动,我们的韦昭度韦相大人就是在这次事件中不幸遇难,连李晔都被逼得逃到野外当山大王。

可做人低调点的好,皇帝就像人参果,没有本事还是别去摘。后面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,李克用响应勤王号召,鸦军南下横扫三军。

华州韩建连忙与两位兄弟划清界限,邠州王行瑜比较倒霉点,因为在这起事件中敢打敢杀(杀韦昭度),敢拿敢要(要当尚书令),冲锋在前,成绩突出,很快被定为首犯,成为重点打击对象。最终,王令公被当场拿下,而李茂贞窝在凤翔,写检讨承认错误,惶恐不安的等待李克用的大刀落到自己的头上。

李克用没有动,因为李晔说不。在长安外,渭桥边,泥地里等了三十多天后,李克用老老实实的领着鸦军回到了太原。

李茂贞长出一口气,回过神来后,他发现自己这一回的损失实在惨重,不但便宜没占着,在蜀中的利益也丢了一大块。

皇帝审问案件,罪犯只会点头,以为招供了,杀掉后才发现玄机

当日李晔发出江湖告急令后,不少下属单位纷纷发表意见(尤其是朱温),强烈谴责这起暴力事件,希望冲突各方保持冷静,尽快恢复长安的长治久安。

喊口号的多,付诸行动的少,但出兵的也并非只有李克用一家。

接到消息,西川兵也开出成都,宣称将出川打击犯罪团伙,迎接李晔回京。

可行到绵州时,西川军突然不走了,前面是主犯之一李茂贞的势力范围。

敌人确实强大,山道西道全是李茂贞的地盘,要杀到长安正如去西天取经,一路上的妖怪还是要先打的。

很快,利州被拿下了,阆州、蓬州、渠州纷纷投靠王建。

可王建什么时候去救李晔?

要知道去长安救李晔跟去西天取经虽然都要经历重重考验,但在标的物上还是有区别的,比如经书是死的,晚点去,早点去,经书都在那里不离不弃。而李晔是活的有机体,去晚了,怕只能去收尸。

明显,李晔的死活不在王建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
在拿下利州,切断凤翔与东川的通道后,王建终于露出了他的真正目的。

东川节度使顾彦晖不发兵赴难,还掠夺辎重,切断西川与长安的交通,他虽然是我的亲戚,我也只好大义灭亲了。

欢迎大家购买本专栏《五代十国的枭雄们》,一百万字全景讲述五代十国史。

"皇帝审问案件,罪犯只会点头,以为招供了,杀掉后才发现玄机"的相关文章